芊眠

“粉丝是个咋么回事体?”——粉丝经济中的矛盾与尴尬

1个老苇蹭热度:


很多人说狂热粉和理智粉是两个不同的群体。很多人说狂热是人傻的体现而不能向着群体上升。很多人说ky与脑残在哪里会出现因此他们的社群完全没有错误。但,


其实,一个悲惨的事实是,其实不是这样。粉丝的蠢,是一种结构性的蠢。


对,今天我们来谈谈粉丝。


粉丝是什么?


粉丝,是消费主义社会中存在的一个特殊的消费者群体。并因此其行为将跨越个人智力的讨论,进入社会学和群体心理学的领域。粉丝之蠢无法被个人之蠢解释,正因为它是一个社会群体意识和群体行为的结果,而不是一种单纯的个人行为。


并且,任何青少年的消费行为,都不能简简单单用“你情我愿”来解释。12岁以下的少女,不存在你情我愿的嫖宿,只存在强奸。
   


刚刚我们说到了一个重点,即,粉丝们是一种特殊的消费者。


为什么特殊?因为他们所进行的是被称为“过度消费”的消费形式。


与正常的消费——自上而下,从生产者提供给你一份冰淇淋开始,到使用者将之吃完结束——不同,粉丝对作品或偶像消费的形式,不止于对于其提供的文化工业品的“食用”。他们更多消费的是在其社群之间互相提供的一些符号再生产作品。譬如“同人文”“同人图”等基于这些传递物(符号)进行二次生产而产出的衍生物


也就是说,不同于普通消费者的是,粉丝们正在我 吃 我 自 己,也就是进行一种对自我主体的消费。以耽美小说魔道祖师中配角江澄的粉丝群为例,他们除了消费了这本小说的正文,番外,动画等等之外,也消费了自己对这一角色的投入。他们会消费自己为这个角色的付出行动,并且由此获得一种等同于其他作品的消费体验——也就是“为了自己产粮而自豪”或“为了我给他彻夜打榜而骄傲”。


很多刻薄的人将这种体验称之为自我感动,包括我。(笑)


为什么我会这么刻薄的嘲笑粉丝们?因为这种“粉丝文化”的内秉是存在一些问题的。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,粉丝们无论如何,都其实是消费者……但他们却同时正在努力的试图忽视这个事实,而把自己假装成一些别的东西。


粉丝消费,其本质是把“喜爱”变为了进行消费的理由。因此无论如何,它的本质都是一种商业行为。但粉丝们既受了这模式本身的唬骗,也被自己的刻奇式感动裹挟,显然正在试图否认这件事。


“——我们并不是因为这个消费品的优秀而用它的,我们消费它,都是因为,我们它(他?)”


这就导致他们卡在了商业行为和文化行为的中间,也就是喜爱和消费的中间。现在告诉我,喜爱与消费,这两个的重叠是什么?


很简单。答案是嫖娼(无褒义)。


这就是粉丝们面临的问题。你到底是正在一个人还是正在一筒冰淇淋?你到底是在接受一个人格还是正在沉迷于一种妄想的幻境?


平常还好。但当作品崩坏——这太经常发生了,偶像经济毕竟原本就对作品质量没有高要求,而维护人设比创造经典简单很多——粉丝们就陷入巨大的痛苦。


   


如果你是在一筒冰淇淋,而现在你知道了厂家用的原材料里有屎,你应该因此愤怒吗?


但如果你是在一个人呢?你应该因他的出身恶心,或者亲戚奇葩,或者品行不端,满口谎言,而愤怒吗?
尤其是在我国那经典而陈旧的“是无条件的”“一个人就应该爱他全部”的教育下?在那腐臭的女德教育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”的教育下?


而你究竟……在做什么呢?你真的清楚吗?你究竟是在,还是在,还是正在以爱为名美化自己的吃,而对方是一个顶着女神头衔的妓女


   


这就是粉丝们面临的可怜困境。一个美妙的肥皂泡。戳破它只需轻轻一碰。只有足够蠢的人才会跳下去,聪明人都走了。这就是第一次智商筛选。


而,最悲惨的是,虽然“粉丝经济”的营销者,在努力的模糊粉丝心中作为“消费者”的身份,这种困境也不会因此真的消失。


在营销者们的嘴里,一切都变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字。


“购买”不叫购买,叫“支持”,叫“帮他”,叫“为他而战”。


偶像是“我们家的”“我的”“妈妈爸爸”“对象宝宝”“舅妈舅舅”。但偶像其实跟你们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
消费者不叫消费者,叫“粉丝”,甚至粉丝都不叫了,还要单独起一个名字。


    


一切的一切,都是为了更进一步弱化粉丝与其神明间的“消费关系”,来让你乖乖的打开口袋掏出钱,精力,和时间,递给一个谎言。


是的。用“喜爱”作为“消费行为”的理由不犯法。但在于,粉丝经济的内秉含义是,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。他们正在缓慢的剥夺消费者的“消费身份”,并以“神明与信徒”取而代之。


   


于是,资本式的剥削和欺骗,似乎一瞬间,都甜蜜地后退和消失了。


而在它原来存在的地方,一个粉红色的气泡缓缓升起。其中盛的,是一个邪教的神国。


它多美啊。是啊。应该美的。红艳瑰丽,精致纤巧。


   
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
毕竟是吸血做成的


   


   
 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评论区 @红二 :“感觉这在资本语境下是个逃不过的问题啊。难道区别只是知不知道自己在挨宰吗?”


答:并不是这样的。最好的办法就是别跟他们玩这个游戏。
闹清我想要,一心向前冲,来吃就来吃,爱就大胆爱。
吃完转身走,没事不要留,爱就说出口,不必买唇釉。


要明白自己要什么,然后和精神谈精神,和肉体谈肉体。
砸钱与爱间画上的等号,永远是病态,虚伪,滑稽,和拎不清的;金钱是流水线机械语无伦次间的唯一替代品,是异化人的仅仅交涉窗口,是氪金母猪和打榜机器的独独评价阈值。


钱等于爱,事实上否定了在两个独立而骄傲的灵魂之间还存在一些形而上的,超越物质的,无法被计量的东西。


而砸钱表达爱的举动,本质上则代表了一个人的浅薄,无力,羸弱,干枯和妄想。那是用购买来满足马斯洛金字塔上层的妄想,是通过简单的购买行为,就能满足生命中一切需求的幻梦。


但,很遗憾。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
所以,要弄明白自己想吃还是想爱,然后大胆爱,放开吃,让东西回到它该是的样子。文化品可以是很多东西,你的养分,你的新天地,你的朋友,亲属,爱人,或食品。


但永远不要是妓女,或者神明。

评论

热度(217)

  1. 芊眠1个老苇蹭热度 转载了此文字